首页 世界名瓷德国梅森正文

摆脱“抄袭”标签,日本设计用了多少年?


扫描微信二维码咨询

这个夏天原本正是看奥运会的时候。由于疫情,2020年奥运会延后一年举办,这也是历史上第一次推迟的奥运会。

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共同决定,这届奥运会仍然保留原来的名称。因此,日本设计委员会公布的一系列设计依然能保留“东京2020”这个特殊的设计元素。

日本与奥运会的设计故事

2020年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的会徽采用了日本江户时代流行的方格图纹,选取日本传统的靛蓝色彩,用三种不同形状的方块代表了不同国家的文化和思想,在和谐的排列中体现了推崇多样性、促进世界联系的理念。

这并不是日本第一次设计奥运会会徽。早在1964年东京第一次举办奥运会的时候,日本就用简单明晰的设计让全球观众眼前一亮。

会徽采用日本国旗元素,奥运五环标志和字体使用了金色。这一搭配显得简洁有力而美观,竞标审查委员会一致通过。

在奥运会的设计领域,日本的主要贡献还有图标的使用。1964年,奥运会第一次在亚洲国家举办。为了方便语言不通的外国人,当时的设计委员会设计了一系列的图标标识,并在世界范围沿用至今。

各运动项目的图标形式
首创在厕所门口使用图标区分男女

2020年东京奥运会在图标上又有新的突破——基于1964年的图标基础上,首次采用动态设计,以二维的方式重现运动员的三维动态,体现了当下数字化的流行趋势。

简洁、生动、细致,日本平面设计给我们留下这样的印象。而在奥运会之外,这种特质依然在日本的每一处日常细节中体现出来。

人性化的日本设计

许多去日本旅行的人,总会感叹于日本公共设施的人性化程度之高。即便是一个小小的扶手,日本人也在设计细节中予以使用者最大的便利。

楼梯旁高度不同的双层扶手,可以照Gu小孩子的需求

车厢内高度不同的吊环,可以方便不同身高的乘客

用不同的醒目图案区分上下走向的扶梯

细节是一种设计精神,也是一种生活态度。日本设计的考究细节在日常使用的小物件中也不吝表现,将创意性和实用性结合在一起。

日本Sunstar公司设计的待办事项便签,带有方便撕去部分的虚线。“问号”标签在撕去部分后,就成为了“感叹号”标签,可供之后重点回Gu;“LOOK!”标签撕去部分后,就成为了“OK!”标签,代表已经完成标记部分的洛可可阅读。

日本品牌 Nendo 的雨伞设计。伞把是一个三角形结构,可以站在地上、立在墙边、挂在桌角,再也不担心湿漉漉的雨伞东倒西歪。

MUJI的设计Gu问深泽直人设计的台灯。灯座做成了托盘形状,回家开灯的时候可以顺便放入钥匙。

“日本设计”是一种独特的生活态度:以使用为目的,在细处关照生活,再用创意让人会心一笑。

然而,这样深入人心的日本设计风格也是经历了风雨之后才建立起来的。

从抄袭到创新

就在六十几年前,日本还是一个抄袭设计层出不穷的国家。战后的日本为了大力发展经济,并不重视设计概念与知识产权,倚赖廉价劳动力与粗糙的设计生产经济商品。

不二家女孩就是一个抄袭的形象

很快,这种抄袭行为引起了国际社会的不满。在外部压力下,日本政府决定整顿抄袭的风气,树立创新的设计意识。

为此,在上世纪50年代,日本政府设立了“优秀设计奖”(Good Design Award)和“每日设计奖”(Mainichi Design Awards),以选拔制度和丰厚奖金鼓励自主设计。

这两个奖项选出了一批经典的设计作品,直到今天都代表日本的重要设计成就,也奠定了日本设计的理念:在简洁的设计中,最大程度地实现物品的功用与美感。

森正洋G型酱油瓶 白山陶器 1958 年
GK工业设计研究所 餐桌用万字酱油瓶 1961年

1953年,日本设计委员会成立,初创成员包括了柳宗理、剑持勇等设计大师。

当时日本大多数的日常用品都材质粗糙,全靠图案和色彩掩盖它糟糕的质量。为了抵制这样粗制滥造的商业产品,剑持提出了纯白之美。

若杉圣子 白色器皿

这引起了时事漫画家近藤日出造的反感,他在报纸上向设计委员会提问:“纯色就更胜一筹吗?(白色瓷器)确实看上去是很整齐,但也让人感受到了西洋马桶般的冷酷。用这些陶瓷器皿装腌萝卜或菜叶,看上去好吃吗?”赫伦

委员会的剑持勇回应说:“物品不仅有形状有结构,在制作过程中还有统一性。”在当时批量生产的工业化需求下,“纯色比起带图案的设计更具有社会性”。

这场公开讨论让设计委员会认识到,生产者和消费者对“优秀设计”的概念也许有着不一样的认同。在随后的数十年,日本设计界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从未中断。

设计从不惧怕争辩与讨论,怕的是单一与趋同。在不断地摸索与实践中,日本设计茁壮地发展起来。

日本的设计哲学

关于日本设计中的白色,设计大师内田繁这样说:

白色中性空间可能恰好是日本文化的根源,具有日本性格,并在后来才发现其实“空”与“虚”原来具有同样的暗示意义。日本空间的特有属性是“变化”,营造不固定的空间,使时常变化的空间成为可能的这种状态亦是“空”亦是“虚”。随着商品而变化,随着季节和时间而变化。能够接受这种流转和变化的就是日本空间的特性。

内田繁之所以有这样的思考,是源于他设计的山本耀司精品店被海外记者评价具有“日本风格”。这种评价让他有些困惑,自己的设计“哪部分特别日本”呢?

以此为契机,内田繁开始更深入地挖掘日本设计和其背后的哲学含义。

MEMENTO Design by TONERICO:INC./ Hiroshi Yoneya and Yumi Masuko 2005 年,有数字形状的灯具。数字部分镂空,泄露出来的光线无比柔和。

五十岚威畅 树叶透下的阳光2007 年,将动物、植物、鸟、花以及大自然用胶合板刻型的作品 , 轻快而充满透明感。

内田繁认为,在现代化发展过程中,日本设计的造型美与方法论始终具有一种特质,正如五十年代的瓷器与21世纪的潮牌精品店在颜色上不谋而合,它包含着一种西方人无法简单模仿的沉淀精神性。

具体来说,今时今日的设计已经不再由物品主导,开始从追求表面的差异化转向重视探求生活的本质,即走上了“设计以人为本”的趋势。而日本的设计精神、设计理念恰恰顺应了这一发展潮流。这既是设计层面的思考结果,也是一种对生活哲学的深度理解。

吉冈德仁 《雪(The Snow)》 1997年曾为三宅一生品牌店橱窗里的装置艺术。宽15米的装置中,数百千克白色的羽毛飞起又降落。

内田繁研究了日本六十年来的设计史,他发现: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日本政府决定扶植设计创新开始,工业化社会带来工业设计的发展,信息化社会为室内设计提供了条件,而泡沫经济过后,日本设计又转向了日常的眼光……

内田繁对日本设计的见证与思考,被整理汇总在《日本设计六十年》一书中。

商品详情

书中提炼了日本近六十年来重要的设计运动、设计作品、交流活动,展现了日本工业界、艺术界、文艺界、企业如何共同打造“日本设计”这张名片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——“创造人类生活的真正幸福”。

而人们也可以从中看到:设计在生活中如何拥有存在的价值,并为我们提供了创造性的动力与需求。

主要参考资料:

《日本设计六十年》,内田繁 著,张钰 译 https://tokyo2020.org/zh/paralympics/games/emblem-para/

------ THE END 正文结尾 ------

往期文章:

发点11-12月份图片

皇室授权的瓷器品牌有哪些?

永远让人惊艳、惊讶的英国皇家瓷器AYNSLEY (安兹丽)

浅谈德国梅森瓷器(Meissen porcelain)收藏(入门篇)

Meissen's Gold X form系列 茶杯,茶托 & 甜点盘

英国皇家道尔顿(ROYAL DOULTON)

梳理一下欧洲主要瓷器品牌

版权声明

内容来源于网络,若侵权,请联系删除

上一篇:鼻烟壶--于方寸之间见乾坤

下一篇:没有了